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蕤冰

闲言碎语

 
 
 

日志

 
 

蔡康永自述LSD服用感受  

2007-11-20 22:45:13|  分类: 成瘾性药品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是从蔡康永德《L.A.流浪记》当中摘抄的一章,当作我的读书笔记《中国古代青铜器纹样起源一说》的参考资料。此外,其中有段话,也说出了我的疑问:“我现在想起肯罗素电影里那些轰然耸立如千年神木的郁金香、村上隆小说里血淋淋的狂喜,《世说新语》里那些自恋的行为,威廉 布莱克的诗跟画,这些,我以前不是不喜欢,但总隐约觉得他们都瞒着我,在用一种密码,讲一个很大的体会,是跟我无从说起的。”通过LSD,蔡康永得到了答案。“而我现在知道那种密码,知道那个体会了。”

 

沿路的感觉,也很奇特。我们平常讲的那种「路」,似乎不见了,从A点到B点,不是移动,而是存在,先一秒还在A点,过几秒就在B点,当中并没有移动的感觉,于是,「路」也就不见了,剩下几个鲜艳无比的瞬间。

美术馆在展一些新红起来的年轻艺术家的东西,展览厅被布置成黑房间一间一间的。我随意走进一间,是个日本人做的,全黑房间里,一张发亮的桌子,桌面有一大堆彩色的阿拉伯数字在游泳,这些数字悠哉游哉,像蝌蚪一样各自游动,撞到桌子边缘,还会弹回来。

黑暗中,每个桌上的数目字,似乎都在微笑。我坐在桌边,痴痴望着桌面,马上也就加入桌面的泳池,跟这些彩色数字一起散漫游泳。

象牙君探头近来,说:「我找到一间很不错的。」

我跟着象牙君,进了另一个很大很大的黑房间,四面墙都像电影银幕一样,放着黑白影片,连天花板也在放影片。每个墙的影片内容,都是一个年轻人在跳舞,可是影片是慢动作拍的,所以每个年轻人都在慢慢的跳舞。

「这是一个意大利人做的,酷吧,我希望家里也能弄成这个样。」象牙君说了几句话,大概是这个意思,我没在听,因为我在听房里的音乐。

墙壁上的年轻人,表情各自有点陶醉,舞姿在慢动作中更美,发丝飘拂,衣摆荡漾,有的是女生,在一整面大花壁纸前跳舞,有的是男生,在草地上跳舞,天花板上是云飘过去。我站在这个房间的中间,快乐的,轻柔的,跟大家一起跳起舞来。

在四面墙都有人影舞动的黑房间里,跟着音乐一起跳跳舞,在LA这种好动的城市里,一点也不勉强,不用LSD影响也行的。美术馆里其他的观众,本来都只站定着,用「观赏艺术」的一号表情在看展,可是当他们看我跳起舞来,觉得似乎也不错吧,有几个人就也跟着摇摆起来,瞬间把这个黑房间变成了小舞池。

可是,接下来我做的事,其他人就没有一个跟着我做了。

*我出了黑房间,来到这场特展的外面大厅,我看到了一个真人大小的雕像,是梵蒂冈教宗被天外一颗陨石砸死在地上的雕像。旁边还有一扇破掉的窗户,显示这颗陨石是从窗户飞进来的。

我对着这个雕像,当场就跪拜下去。

其他观赏者当然有点惊讶,没有一个人跟着学我跪拜下去的。他们可能以为我是非常虔诚的教徒,对于教宗倒地的样子过度哀痛,才会拜倒在地。

他们不知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干嘛。

我不知道我干嘛跪拜在地。我根本不知道我正在跪拜。

如果不是象牙君事后描述给我听,我根本不知道我在美术馆里是什么样子的。我的心思,全都跑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有一扇,或者有好几扇我从未察觉的门,被LSD轻轻推开了。

「你跪拜下去的时候,到底看见了什么?」事后,象牙君问我。

「我的回答,听起来会很陈腔滥调,很没创意,可是,没办法,就是这么回事。」我无奈的说。

「说啊,你看到了什么?」他笑咪咪的。

「我进了宇宙,我看到了造物者。」我说。

我真恨我会说出这种话来,我以前每次看电影,要是看到主角说出这种话来,我都很不耐烦:「不能有创意一点吗?可不可以不要老是来这一套?」

结果,终于,我自己也说出这种话来,而且还很真心的,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的,说出这种话来。

象牙君却喜孜孜的拍着我的背:「你看吧,你看吧,我为你调制的灵蕊骨灰迷幻可乐多棒,多棒!」

「可是,我并没有觉得我的智慧有任何增长啊?这样见一次造物者,有什么意义呢?跟去宇宙观个光差不多嘛。」我在强辩。

「你的智慧没有增长?康永,你原来何等傲慢,何等对别人嗤之以鼻?你看你现在,你变疑惑、变谦卑了,你对很多事不确定了,你有『门』被打开了!」他兴高采烈,好像还真的挺为我高兴的。

「闭嘴啦,你听起来像个恶心的电视布道师一样。」我说。

「别的不说,起码,现在你忽然看懂了一堆你以前看不懂的电影跟小说吧?」

*这倒是真的,我没得回嘴了。我现在想起肯罗素电影里那些轰然耸立如千年神木的郁金香、村上隆小说里血淋淋的狂喜,《世说新语》里那些自恋的行为,威廉 布莱克的诗跟画,这些,我以前不是不喜欢,但总隐约觉得他们都瞒着我,在用一种密码,讲一个很大的体会,是跟我无从说起的。

而我现在知道那种密码,知道那个体会了。

*从洛杉矶美术馆回来的当晚,象牙室友点燃一盏「转FaLun」香油灯,这盏香油灯是他的嬉痞妈妈自制的「法器」之一,油灯上方,系着一个薄铁皮制的圆筒,这个圆筒打了洞,香油点燃,热气上升,铁皮圆筒就像走马灯一样,开始转动,越转越快。象牙妈妈在铁皮圆筒上贴满了她到处搜罗来的各种东方文字,有些显然是食品罐头或者调味料的包装纸上剪下来的字,这八成是她去西藏,看到大家都用手去转动刻满佛经的FaLun做祈祷,她可能觉得「手动」很麻烦,「电动」又很不虔诚,就发明了这种「半自动」转FaLun装置。FaLun一边转,一边还有香味飘出来,创意堪称不凡,只是上面贴着「酱油」、「泡菜」字样的这么个FaLun一旦转动起来,到底会感动了哪些神明,令人好奇。

象牙君抱了两个大垫子过来,我们两个面对泡菜FaLun之微弱火光,各据一方而坐。我展读一册诺贝尔奖得主的自传给他听 「……研究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公克的千分之一』的化学物质,怎么会让整个感觉中枢,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变化?……」

这是诺贝尔化学奖的得主穆里斯,在试过千分之一克的LSD之后,发出的呐喊。穆里斯的自传很古怪,除了服LSD的事,他还提到曾遇见外星人化身为一只会讲话、又会发光的浣熊,来跟他接触。另外还讲他跟名画家欧基芙的通灵之恋,有一次他倒在家中快死了,是陌生的欧基芙,以「灵力」跨越空间,从加州飞到堪萨斯州救了他的命。

穆里斯这本自传当然不止讲这些怪事,他也讲了不少科学家这种人主控世界后,给人类带来的问题,他讲得清楚有力,因为他本身就是最棒的科学家之一。

穆里斯说他被朋友喂了千分之一克的LSD后,躺在椅子上,放着音乐,然后呢?「……我看着自己摆脱过去……我觉得我自己好像无所不在……自由了……我的心灵,可以看见他自己……」

象牙君听我念到这段,很吃惊:「这位老兄,头一次就吞了千分之一克!药效长达八小时!乖乖!康永,我在你的可乐里,只放了万分之一克的一半,药效不超过两小时,这才是『处女航』的适当用量吧。这位诺贝尔得主第一次碰的LSD量,是你的二十倍啊!」

「怪不得我没有『无所不在』的感觉,我大概只在宇宙高空弹跳了一次而已。」我说。

*我回想药效逐渐退去的时刻,那时,象牙君带着我,往美术馆的停车场走去,准备开车回家。天已昏暗,从停车场驶离的车,纷纷开亮了车头灯,这时,我发现自己的眼角「被开大」了。平常眼角余光,大概只能勉强感觉得到耳朵后方的动静,可是此时,虽然药效已退,力量尚未消失,只是逐渐「放我回到人间」,我的眼角余光,被放大千百倍,离我身后起码五十公尺远的车灯,感觉上竟像曳光弹般,一颗颗擦脸而过。逼得我不断移动头部、闪避这些车灯。旁边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有蚊蝇绕着我的头飞。

接下来,我发现脚底也有异。我穿的是鞋底很厚的球鞋,踩在草地上,就算踩到小石子,也不太会察觉。但这时在走向停车位的路上,我发现我每一脚踩下去、再抬起来,都能隔着厚鞋底,感觉到每根被我踩弯的草,反弹起来,敲打在我脚底的轻微撞击。这表示我每走一步,抬脚时就感觉到千百根小草「辟辟啪啪」弹起来打在脚底,这又是全新体验,我故作镇定,自我安抚,但还是举步维艰,别人眼中,只见这个人明明在一片平坦草地上,却走得跌跌撞撞,哪里知道我正在被小草一根一根的「反弹」,提醒我对它们的侵犯。

我在火光摇曳中对像牙君讲了我以前读到佛经,说佛身上有千手千眼,我并不查觉千手千眼代表什么意思,而现在,我终于明白千手千眼是多大的负担,我只不过两眼的眼角余光被扩大几分钟,我就已经吃不消了,倘若身有千眼,耳闻千音,哪能不崩溃。

凡尔纳吃得消,那是因为佛已经没有「我」了吧。

象牙君低眉敛目问道:「你见到的造物者,是什么样子的?」

「我只记得他有个宝座,但我不记得他的样子,我连他长得像西方人还是东方人,或者那个宝座上有没有人,都说不上来。」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造物者?」

「喂,他把我一吸就吸过亿万银河、吸进宇宙深处,然后,又只让我抬头瞄他一秒钟,就把我退货一样的退回地面上来,他派头这么大,神通这么大,连他用的橡皮筋弹性都特别大,应该是造物者了吧,总不会是个妖怪在冒充吧?」

「所以,你相信有神啦?」象牙君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摇头:「我只是不会再理直气壮的说没有神这种话了。」

「你感激我在你的可乐里下药吗?」他问。

我跳起来掐住他脖子:「下次要拿我做试验,先跟我说一声!不要不声不响就给我下药!谁知道你下一次下什么药,万一害我在美术馆里脱裤子拉屎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21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