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蕤冰

闲言碎语

 
 
 

日志

 
 

中国传统青铜器装饰纹样起源一说  

2007-11-20 23:28:09|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阿城在美国时曾向张光直请教青铜器纹样的起源。阿城的叙述中并没有明确说张光直持有此种观点,但是从张氏向阿城提出的这个问题“你是否吸过大麻”来看,张氏认为,青铜器的纹样,在观察者服用大麻等植物致幻剂的情况下能够产生幻视幻听,在幻觉中运动,产生飞升感。

(按,关于青铜器的装饰纹样能够产生幻听,需要作一说明。服用大麻的感觉少见有文字描述,但在蔡康永的《L.A.流浪记》中有一节记叙自己被诱服LSD之后的幻觉,除感官变得异常敏锐之外,固定物也能够运动起来。我找到的其他一些资料也说明,致幻剂可以产生感官之间的通感,声音可以具备色彩、质感与重量,视觉形象也可以引起幻听等等。因此,阿城所说或许不错,青铜器盘绕卷曲的装饰纹样在致幻状态下,除了产生流动、旋转等视觉动感之外,确实可能产生幻听。)

亦即,青铜器纹样(阿城认为彩陶时期纹样也是同样作用)实际上起到的作用,是辅助刺激处于致幻状态中的观察者感官,促进植物致幻剂的致幻效果。

中国自从公元前2800年就已经开始种植大麻,学界通说为获得植物纤维。真实情况恐怕未必如此简单,即便神农尝百草并非信史,从目前考古和文字资料看,古人对作物的性质和用途有非常明确的了解,不至于对大麻的致幻作用一无所知。

阿城认为,“古人的纹样,在致幻状态下,产生幻视、幻听,产生飞升感,这一方向很重要,它决定了原始宗教,也就是萨满教的天地原则,神和祖先在天上。”又,“青铜器新铸好的时候,是明亮的香槟色,没有铜锈或者包浆什么的,是要‘子子孙孙永宝用’的,是当宝物来用的,实没有李泽厚先生所说的‘狞厉的美’的,反而是狂欢之美。狞厉美是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可是,青铜器,也就是彝器,藏之高堂,奴隶们没有资格看到啊,看不倒,怎么会狞厉着吓到他们呢?所以,所谓云纹、水纹、谷纹、蝌蚪文,都不是具像的抽象,而是旋转纹,导致幻像,另一个是振动纹,由幻听起作用。”

上引阿城两段话实际谈到了先民文化的两个特质。一是方向感,即飞升。后世汉武帝读司马相如《大人赋》,飘飘有凌云之气,似有游天地间意,或可看作这种方向感在华夏文化中的余绪;二是文化的色彩,是明亮的色彩。李泽厚以为的“狞厉之美”,与温克尔曼认为古希腊神庙有“庄严肃穆之美”的错误一样,一方面有先入之见,第二没有见到也未能复原原物,因此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古希腊神庙和造型艺术品实际色彩斑斓,热闹非凡,并不是肃穆的白色,而温克尔曼见到的只是一些经历千年风吹日晒、颜色褪尽的遗迹。这些洁白无瑕的断壁残垣可能会让人感觉到庄严,但并不是它们的本来面目。从这样错误的前提出发推断古希腊文化的特质,结论当然也就无法成立。

致幻剂辅以青铜器的功能性纹饰所产生的飞升感,以及青铜器明亮的色泽,可以概括为“狂欢之美”,而不是“狞厉之美”。狂欢,就是开创了这种文化的先民社会的气质,这种狂欢的旗帜,在民间和少数民族地区(例如阿城提起的云南少数民族至今仍然有大麻狂欢聚会)仍有些遗存,但是在中国的上层建筑和官方意识形态中,随着巫师的功能被法学家和官吏替代,在文字产生很久以前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另,阿城对青铜器纹样的分类很有趣:“所谓云纹、水纹、谷纹、蝌蚪文,都不是具像的抽象,而是旋转纹,导致幻像,另一个是振动纹,由幻听起作用。”不知是否可信,不知是否与他本人的经历有关。

阿城言论引自查建英《八十年代访谈录》,大陆版,54-57页。

  评论这张
 
阅读(13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