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蕤冰

闲言碎语

 
 
 

日志

 
 

自由值多少钱?  

2007-06-27 19:39:43|  分类: 古怪知识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的价格应当用减法计算。

一直以来,有很多同胞对欧洲文明(包括美国)标榜的“自由”、“民主”认识不清。这里提出的只是一个假说:现代欧美的所谓自由是一种奢侈消费品,而民主是保障这种消费品日常生产的工业化制度。(欧洲自治城市争取自由的原因就是为了贸易便利,为了钱。房龙的书里就有介绍。)这种民主和雅典的民主,这种自由和雅典人的自由完全不是一回事,后者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们现在看到了清朝皇帝的菜单,觉得那时恐怖的浪费,简直是犯罪,可是,被奢侈的享受惯坏了的欧美小皇帝、小公主,恐怕日常消费水平不比清朝皇帝低多少(我没有经过具体计算,但是相信差不多。在这里我又要嘲笑欧洲的“罗马神话”。当代欧洲人,有一丁点儿罗马人勤俭刻苦的风范么?有么?么么么么?而在谈到布匿战争时,孟德斯鸠语说:“迦太基凭借自己的财富与罗马的贫穷作战,但是正因为如此,却有他不利的一面:金银有一天是会用完的,至于德行、坚忍、力量和贫困,却永远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当代欧洲到底是北非的迦太基,还是地中海的罗马?)?

如果我们说某种东西是“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一种必要时可以放弃的奢侈消费品,那么,我们就要考察人们面对失去这种东西时,对于这种东西的捍卫程度。当古希腊人面对波斯人的入侵,以小抗大,以弱击强,抗击敌人的时候,他们是在以生命为代价保障自己的生活方式(注意,古希腊的生活方式是很多的,不仅仅有雅典,还有斯巴达,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同。面对共同敌人,他们联合,但是当战后彼此都发现对方想要把他的生活方式强加给自己,伯罗奔尼撒战争就开始了。)。

那么,当代欧洲呢?让我们(像苏格拉底那样)追问:“假使欧洲经济形势恶化,生产总值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欧洲人是否还能够享受民主与自由呢?”答案很清楚,魏玛共和国的德国公民,他们的选择就是:选一个能够让他们填饱肚子,甚至有车有房的政权(难道比共和国时期的罗马人还要穷么),哪怕这个政权在上台之前已经开始宣扬反犹、拒绝民主、并在上台之初就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如果有人研究过魏玛宪法,他就会知道,不会再有任何一部已经和尚未制定的宪法可能赋予人民更多的民主和自由了。而正是这部宪法,允许公民选择了纳粹(据刘小枫为施米特所作传记,施米特曾建议对纳粹施行党禁,并在晚年对自己的先见之明颇为得意——这恰恰是说,为了保障自由,要剥夺人民的一部分自由,这不是什么小小的自由,而是人民选择自己代表的自由!如果没有这种自由,或是受到限制,代议制就名存实亡了。)。

所以,这里是一个小小的减法:用欧洲人在享有自由时的消费水平减去他们愿意放弃自由时的消费水平,就是自由的价格,也就是他们对于自由的捍卫程度。他们把自由送进当铺,换来一件穿着很舒服的貂皮大衣。当皮袍子穿破了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其实“真的一无所有”,当掉的自由也赎不回来了……(愚见,实在是欧洲人在中世纪穷怕了,一想到不能保持现在的高消费生活水准就吓得直哆嗦。)

上面仅仅从人民的角度来看欧洲人的自由是一种消费品。那么,从统治者(给他们点面子,政治家)的角度来看呢?从《全球化陷阱》(该书副标题为“对民主与福利的进攻”)就可以看出,西方政治制度是否采取民主制度,是否保障人民的自由,完全由这种制度能否赚钱决定;如果专制和不自由能够更好的赚钱,那么自由民主等理念就可以放弃。注意,这里不是经济决定政治,相反,是彻头彻尾的政治主宰经济,因为“决定”表现为一种必然关系,而政治是人为的东西(见刘小枫《现代人及其敌人》最后一句),政治面对不同的经济形势可以采取完全不同的措施,否则就不可能有经济形势的好转了。(顾准言之甚详:上层建筑也可以决定某种经济基础能否生长出来)但是,由于欧洲文明利欲熏心的本性(欧洲人面对比自己还会赚钱的犹太人,认为非我族类严加防范,宗教问题只是幌子。欧洲人自私狭隘如此:连大家“共同富裕”都做不到,还要从宗教、历史、人种学的角度排斥残害他们,完全是伪君子),它在面对政治抉择之时,始终只选择能够盈利的模式,因此只熟悉欧洲历史(主要是西欧历史)的马克思才提出了“经济决定论”(据说,新发现的手稿表明马克思的学说【没有最后定型】并不是“经济决定论”,我们这里采取成说)。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出其中的积极意义。为什么中国人没有首先发现海洋?因为郑和的航海费钱,而不像欧洲人地理大发现时期那样,航海可以赚钱。对于这种事情,因为经济对政治的积极作用,应当采取“实与文不与”的方法,让经济服务于政治,而不是让政治臣服于经济。

中国与欧美文明最后斗争的结果,决定于在本地生产价格低廉的自由的技术水平和能力。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