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蕤冰

闲言碎语

 
 
 

日志

 
 

首要问题  

2007-06-06 18:42:25|  分类: 成为卡尔.施米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为卡尔施米特《政治的概念》读书笔记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

一个人向一群饿狗扔去一块骨头,引发了狗咬狗的争斗,群狗之间彼此互为实际的敌人,而那个扔骨头的人则是绝对敌人。

实际敌人可以转化为朋友,绝对敌人必须消灭——并不必然是肉体消灭。

认识到这种处境并得到拥戴的,就是领袖,政治家,他必须做出平息纷争和消灭敌人的决断。

在这里辨析一对类似概念。作为成对概念的“敌我矛盾”、“人民内部矛盾”与“绝对敌人”、“实际敌人”并不构成一一对应关系。当某人在人民内部宣布敌我矛盾时,他实际上已经脱离了人民内部,成为被宣布为敌人的那一批人的绝对敌人。(当然,这种宣布的危害不仅于此)

理解这一点有助于理解国家的概念。民族主义——以民族立国——兴起之初,实际上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遵循相同习俗(尤其是语言)的人应当克服封建分裂,组成一个国家。nomos=国家。而当代中国国家的建立,完全背离了这一原则,救亡图存的主题完全压倒了国家概念,国家成为“中华民族屹立世界之林”的工具,而不是公民的集合,并因此放松了建设公民社会(遑论国家)的目标。

革命之初的国家定位,只是当时政治家对紧急情况的决断,因此实行专政(即使是民主专政)。此后一直持续这种状态,直到人们忘记专政的合法性恰恰来自紧急情况结束时专政的解除、来自专政解除时的追认,认为这种状态是正常状态(这是刘小枫指出的)。如果没有解除和追认,合法性就始终是一个效力未定的历史行为,而历史本身无从提供任何合法性依据。

可以说,在某些国家,始终存在着超国家的政治要素,并建立了庞大的官僚司法体系,统治着非公民的人群,这样的人群已经被成功改造成争抢骨头的群狗。在当前国际关系领域,超国家的要素一般只可能是另一个国家,因此一个国家与超国家的因素只能建立外交关系。在国际法中,正是基于国家概念承认了交战团体(或者,准确地说,是敌对团体)的国际法主体资格,并认可其他国家与该团体的外交关系。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