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蕤冰

闲言碎语

 
 
 

日志

 
 

剑庐藏器今安在  

2007-08-28 21:34:21|  分类: 剑匣藏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纬先生,安徽寿县人,民国外交官,1916年供职外交部期间开始研究古代兵器,十年寻刀,十年著述,可称中国现代古兵收藏研究第一人,起步之早、藏品之丰、用功之勤,均令人侧目咋舌。可惜生逢战乱,死于忧患,生前三部关于古代兵器的书稿,虽为学术界拓荒之作,却迟迟不能出版,1957年甫由三联书店删削出版《中国兵器史稿》,而《亚洲古兵器图说》、《亚洲古兵器制造考略》两部书稿,更是尘埋箧中,直到1993年,周纬先生身后四十四年,才得到出版。

       据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出版的周纬先生《亚洲古兵器图说.亚洲古兵器制造考略》一书(本为两书,出版社合为一帙)第297页作者自撰图版说明,周纬先生藏兵处有名“剑庐”,集先生游历各大洲40余国所访得亚洲古兵之佳者,除去采入《中国兵器史稿》的兵器、东非各族兵器及收藏数量不多的日本兵器,共170余件,“均亚洲古兵中之佳品,其间颇有欧美各国博物馆及收藏家所勤求而未获者,亦有特别珍贵而难觅其匹者。”披览诸图,叹为观止。亚洲古代有名之兵刃均有收藏,且形制齐全,品相完好,周纬先生于前述图版说明中顾盼自雄之态并不奇怪,他有这个资本。

       剑庐数百藏器,皆为天下奇珍,今不知何在,其子周南在《亚洲古兵器图说》一书序言中只字未提。朱丹《青铜兵器》一书中说到台湾造剑师陈世聪,称他是“剑庐博物馆馆长”,“剑庐博物馆”似有所本。但是,周纬先生于1949年病逝南京,其子周南并未南渡,书稿亦在大陆,并由大陆出版社出版,数百件兵器,似乎也并无可能运往台湾。又经网络搜索,并无“剑庐博物馆”名目,只在陈世聪生平中发现,所谓“剑庐博物馆”,是他于1986年成立的造剑工作室,名为“剑庐工坊”,朱丹称为“博物馆”而网络无见,或是因为网络资料不全,或是因为陈世聪在工坊众陈列自己作品,朱丹因而称之,皆盖莫能知。“剑庐工坊”这一名称与周纬先生有无关系不得而知,但至少可以肯定,虽同称剑庐,却与周纬先生的藏器无关。

       由于缺乏资料,剑庐藏器的最终命运只能臆测。建国后,当年名门之后为洗脱与前朝的干系,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家业常不能守,或为证明忠心,或已无能为力。藏品或散落民间,或悉数上缴国家。方今国内刀剑收藏大家,没有听说有人见过或藏有当年剑庐兵器,散落民间不太可能。至于上缴国家,据皇甫江《中国刀剑.序》,文革时期,“无数神兵利器被集中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门口,用电动刀一切为二,然后回炉”,如果当时剑庐藏器也已经收归国有,这些古时神兵大概也逃不过成为废铜烂铁的可悲命运。

       周南所作《亚洲古兵器图说》一书序言结尾,有这样一句话:“上海古籍出版社独具慧眼,慨然同意接受这两部书稿”云云。这句话或可以透露出这样的信息:他半世纪以来一直念念不忘出版先父遗著,但是屡屡碰壁,多家出版社不愿接稿(上海出版社具慧眼),因此上海古籍愿意出版此书让已经是耄耋老人(根据周纬年龄推测)的周南十分感激(慨然同意)。这恰恰可以反证周南对待先父遗著的执著精神,他也一定会这样对待先父遗物。无论他是否顶住了历次政治运动的压力,保存起这批剑庐藏兵使之不致散落、先父心血不致付诸东流,他一定做过努力;但是从他在序言中只字不提剑庐藏器下落,甚至不愿详谈书稿无法出版的“种种原因”来看,这批凝聚了周纬先生十年心血的神兵利器,现在大概确实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