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蕤冰

闲言碎语

 
 
 

日志

 
 

(转贴)狂者无刀,其人其书   

2007-08-04 13:42:26|  分类: 剑匣藏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松树上人

蕤冰按: 7月28日,皇甫江接受广州电视台《今日鉴赏》节目采访,介绍新书《中国刀剑》。蕤冰化外之人,错过节目。今天在网上搜索,想找到那期节目的视频,却找到了这篇文章。作者署名松树上人,文笔潇洒自如,让我想起今侠温瑞安。

———————————————————— 

(一)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皇甫江与中国刀剑的缘分,也许该从李白的《侠客行》说起。我与皇甫的缘分,也与这“十步杀一人”有关。

初次见面,是为北京一家杂志拍图片。编辑说他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古刀剑收藏家。

古刀剑?!妙极。我欣然去。

第一眼看到他,是“短发,眼镜,香云纱。”于是就赞他那件做工精美的香云纱上衣。他很快做出反应,说送我十套八套的不成问题。我笑,笑他乡遇老乡――精力充沛、生性豪爽、说话比我还快的东北汉子。

那天采访的文字记者似乎对刀剑一物不太感兴趣。例行公事地问了一些东西后觉得可以交差了,就不再有问题提出。倒是坐在一旁、安然享受皇甫那位温婉贤淑的女友一杯又一杯敬上来的普洱茶的我沉不住气,抽空问上几句。大概都是问到点子上,皇甫眼中屡屡放出光来,朗朗、侃侃作答。那天,我明白了多年没弄明白的“十步杀一人”的真义。

然后是我拍摄那些刀剑古兵。皇甫殷勤协助。完活后,他请大家吃饭,带了一瓶“真的”轩尼诗,像教我鉴赏古刀剑那样,教我鉴别真酒。于此,我又知道他的另一种专业身份,更觉得此人不凡得有趣。

席间,我俩居然忘情,赌诵古诗词不已,慷慨激昂处,惹得邻座频频侧目。皇甫的女友说,他多年来与人赌诵古诗,从未遇见对手。那晚,他兴奋得频频起身如厕;而平素不大喝酒的我则安坐若素,四顾作无人状,屡尽手中杯。未几,看见酒瓶见底,居然有余兴未尽之感。

次日,皇甫已在外地。他特别派人又送我一瓶轩尼诗。

后来,他又请我去家里,用专业中画幅相机拍刀剑,说是出书要用。没细问是出什么书,我照例仔细拍了一组。然后他又请吃饭。这次居然是中国刀剑收藏圈的六七位大腕的聚会。他们谈的很专业,我多听不太懂,所以先告辞,心里很佩服这些奇人。

与皇甫第四次喝酒,就不止谈刀剑。谈英雄美人,也谈江湖豪情,也谈收养宠物狗。觉得他是一个不可以其形迹轻下论断的人。

最近一次喝酒,他带了出版的新书给我,指着书末二幅跨页图片说,孙兄,这就是你拍的。对这书,给点意见吧。他在书的扉页,为我题了:“一剑光寒四十州。”

(二)

这句,出自唐末诗僧贯休的《献钱尚父》,原文为“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据逸史载,钱有称帝野心,要他改“十四州”为“四十州”,才肯接见。贯休答道:“州亦难添,诗亦难改,余孤云野鹤,何天不可飞?”即日裹衣钵拂袖而去。

哈,皇甫今日居然替倔强的老和尚改了。实在不妥。等这书出了第二版,我定要他重题了与我。

收藏鉴赏类的好书,国内现在不缺,而且不少选题让人喜欢。茶类,咖啡类,葡萄酒类,瓷器紫砂类,览之抚之,让人心喜――对过往时代的人们把自己享受悠闲人生的秘密以这种方式流传下来,我们深怀感恩之情。不过也有不少书确是有使人“玩物丧志”的嫌疑。清人申涵光《荆园小语》写:“诗余不可放案头,初学尤甚。……”

诗余,词也。他这里盖专指婉约词,小艳词,不像今人选词常把“大江东去”的豪放派摆在首要位置。如今图书市场上充斥的,又岂止是“常看使人骨靡”的书。中华民族刀兵血火的五千年,对如今的现代人来讲,真的已是往事如烟了。“暖风熏得游人醉”,委屈地嘟哝着“几曾识干戈”的中国男人越来越多,付梓印刷、风行于世,在书中发牢骚语、呻吟语、下流语的中国男人遍地都是,如清末之横烟榻、搂烟枪者。怎么说来着?“文官不识字,武将上不去马,拉不开弓。”所言者何!

谈兵备,讲军械,谈刀论剑的书则不然。它让人顿生警惕之心,悚惧之情,让人居安思危。虽然,“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但总有用的时候。“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国家,民族,百姓,生灵……不忍让生灵涂炭、白骨露于野的志士,有时候,不得不手提三尺龙泉,以清天下。

“胸中小不平,可以酒消之;世间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也。”即是也。

且不谈真真假假的《武穆遗书》,就是戚继光的《纪效新书》、程宗猷的《耕余剩技》,今天我们普通的读者不是看不到,就是不方便看。明天出版社出版的“刀锋之争”系列之一,皇甫江著的这本《中国刀剑》,确能让我们眼前一亮,精神一振。这书翔实严谨的内容,明显的个人话语风格、装帧设计之美,我且不谈。但是二十年来为耀耀中华刀光剑气辉映身心的皇甫江,最爱向人讲的、他自己感悟最深的一句话颇让我动容:

“勇气,是一把随时出鞘的宝剑,要放在离你最近的地方。”以剑喻人,以剑醒人,以剑警人――这也是他对眼下中国男人的一句鞭策语罢。

(三)

二十年间,拾荒般,寻宝般,他的快乐与执著,大抵是拣得一二柄硬着钢筋铁骨未肯被流光抛却的断刃残锷,自将磨洗一番,企图从那些铜吞口、铁血槽间认回前朝风云,铁血豪情。

“当年万里觅悍刀,一刀一刀又一刀。天下绝刃入我手,流光容易把人抛。”

这后一句,皇甫滑头了,其实他想说――“何可轻易向人抛”罢。不过,这只是我的短见。他在此书序言里感谢了许多为此书提供资料和帮助的朋友,然后说:“此书能成,虽为一群“小众”的聚合,但期能够影响一代国人的情怀。”

大哉斯言。

论书论画,中国人向来喜欢论及其人。除了前面说过的,我与皇甫先生几次挑灯看刀剔剑、煮酒论英雄美人之缘,关于这位“拔刀斋主”,我还想引用清代岭南志士、学者屈大均评陈白沙先生的话来注解一下:

“其风流潇洒,油然自得。身在万物之中,而心出万物之外,斯乃造化之徒,可以神遇而不可以形迹窥者,所谓古之狂者非耶!”

常为拔刀斋百余绝刃环绕簇拥,而却喜自称“无刀”的皇甫江,在我眼里,就是这种“古之狂者”罢――与他在一起喝酒谈天,我多愿“神遇”其人,而不欲窥其形迹。

何也?纯均湛庐,干将莫邪,龙渊太阿,岂可以人间凡铁视之?

那天翻着书问他:“若让你从书中所有刀剑中选一把来用,你选哪把?”

“这把。”他毫不犹豫,把书翻倒第130页。好家伙,是“乾隆御用浮雕金龙皇帝大阅佩刀”,是目前已知级别最高的中国皇室佩刀啊!

我微笑,没接着问他要用这刀干什么。不过我也许能猜个大概:

那是他最喜欢做的。当众把一只苹果放在一位美女的头顶上,然后……

他曾说,这个游戏,成功的关键,是那位美女要充分信任他,头,要保持一动不动。

别的,就不用我们为他担心了。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